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法定主动公开内容 > 基础教育 > 义务教育 > 义务教育控辍保学

一个都不能少 做学生生命中的贵人

发布时间:2020-10-09 18:44      来源:西乡塘区教育局   作者:西乡塘区教育局

20185月,西乡塘区人民政府召开控辍保学工作会议,陆广平区长布置城区控辍保学工作。会后,全城区全力落实“双线四包”责任制。由教育局及镇村干部、学校教师组成工作组立即分赴广东,把在东莞、佛山等地打工的学生去返回校。

   一、一张照片,一座城市,劝回一个学生

南宁到东莞相隔千里,没有直达列车, 工作组换乘了动车、地铁、城铁、大巴等各种交通工具,10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工业园区。然而,比辗转奔波更让工作组焦虑的是:他们要找的学生小亮,父亲身患严重的精神疾病离家出走,妈妈不得已带他到广东打工,造成孩子辍学。小亮妈是外嫁女,村里没有人认识她。工作组手里只有一张从派出所拿到的小亮妈的身份证照片和她的联系电话以及她打工的工厂名字。一路上,工作组的同志不停地拨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又发了十几条短信还是没有回应。怎么办?真的要大海捞针吗?有同志说:东莞那么大、一个富士康上万人,这也太难找了!实在找不到,我们就回去如实汇报吧。工作组组长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再难,我们也要找到人,完成任务。”当晚,同志们一夜没睡,把可能出现的场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梳理每一个应对方案。没想到第二天,东莞刮起了台风、下起了暴雨。一大早,工作组的同志深一脚浅一脚来到工厂门口,一看到年龄、相貌差不多的女工,顾不上被吹翻的雨伞,赶忙上前询问:“您好,请问您是小亮的妈妈吗?”一次又一次地辨认、询问,头发湿了、衣服湿了……终于一个中年女子一脸冷漠地回答:“我就是。你们来找我干嘛?”工作组的同志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把来意告诉她。小亮妈的眼神从冷漠切换到了戒备:“我没空,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同志们又试探着问:“很久不见小亮了,我们到家里看看他可以吗?”“不行!小亮生病了,我现在要到厂里请假带他去医院。”“那么大的雨,您一个人又要打伞又要拿病例、拿化验单、拿药,多不方便,我陪您去吧!”“随便你吧!”也许是看到老家来的人一边帮着挂号、排队化验,一边跟小亮说说话,忙前忙后,小亮妈脸色慢慢地平和了。但无论怎么劝说,母子俩都固执地回答:“你们说都对,不过我们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跟你们回去上学。”第二天,工作组买了水果、又一次冒雨到出租屋。这一次,大家没有多说话,听小亮妈发牢骚。原来,小亮的爸爸一犯病就狠狠地打老婆孩子。小亮妈长期遭受家暴,想暂时带孩子回娘家。可孩子的爷爷奶奶不但不理解、不帮照顾小亮,反而无端指责她害丈夫离家出走。小亮妈一气之下就把孩子带到了东莞。听到这儿,同志们的眼眶湿润了,组长把小亮妈拉到一旁,搂着她的肩膀轻声说:“我们都是女人,我年长你几岁,就叫你一声妹妹吧。妹妹,这些年你一个人打工支撑整个家,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几乎没有休息日,太苦太累太不容易了!但你一定要为自己、为孩子的将来考虑。如果想把孩子带在身边,我们帮你联系这边的教育局,帮孩子办转学;如果信得过我们,我们把孩子带回去,吃的住的我们都会安排好,妹妹尽管放心。”小亮妈眼泪“哗”地流下来,说:“姐姐,出来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暖心的话!我也希望小亮能好好读书,不要像我这样只能一辈子打工。这里的教育局我去过了,不过我没什么文化,他们说的我不太懂,麻烦姐姐再帮我问一下,孩子在身边我更放心一些。”组长让伙伴们留下跟小亮妈聊聊家常,自己直奔当地教育局。教育局的同志热情接待了她,遗憾的是,因为小亮妈在本地缴纳社保的时间比较短,孩子暂时还不能转学过来。她又马上返回出租屋,把情况告诉小亮妈。小亮妈的眼神由期待转为失望。工作组当即打电话向局领导汇报。局领导说:“带孩子回来,我们安排好宿舍,周末辛苦住校的领导老师们帮照顾。”小亮妈感动地说:“姐姐,你们为我想得那么周到,有你们照顾,我放心了!孩子先送回老家上学,我在这里拼命干活,安定下来再把孩子接回来。”工作组带着小亮回到南宁,连夜把孩子送到学校安顿好。

说实话,当伙伴们的热脸一次次贴上冷面孔的时候,同志们想过:哼,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们自己回去。以后,后悔的是你们!但马上又否定自己:就这样回去,你难道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老师们控辍难难于上青天吗?就这样回去能跟伙伴一起打赢脱贫攻坚战吗?就这样,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和舍不得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心,工作组坚持了下来,并将继续坚持下去……

    、一份礼物,一份关爱,留住一个个学生

每次下乡,工作组的同志们去看望劝返回校的孩子,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鼓励他们坚持学习。从东莞带回来的另一个孩子小涛与年迈的奶奶留守家中,性格内向、自卑,不安心上学,三天两头想着跑回东莞跟舅舅打工。每周组长都去看他。去得多了,学生们好奇地问:您从南宁来吗?您怎么经常来学校看小涛啊?您是他妈妈吗?”组长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的。”小涛在一旁听到,羞涩地笑了。为了让小涛在同学们面前更有自信,工作组的同志拎着水果,时而牵着他的手,时而搂搂他的肩。孩子也报以感激的笑容,还不时得意地看看同学,好像是告诉大家:你们瞧,我妈妈从市里来看我了。学校开展秋游活动,组长对小涛说:“我刚好在你们学校,我和班主任一起加入你们小组可以吗?”当她拿出悄悄准备好的鸡翅、香肠,小涛和孩子们一起欢呼。跨年夜,小涛和同学们参加学校的庆祝活动,唱啊跳啊!组长估计他们饿坏了,打包了几份炒粉,送到宿舍门口,让他和舍友分享。孩子们又是一阵欢呼!冬天到了,工作组给孩子送去过冬的衣被;春节前夕,给孩子送去节日的礼物。小涛给妈妈发了微信:妈妈,我很喜欢老师送的被子,比家里的暖和多了,软软的,很舒服。小涛妈给工作组的同志留言:姐姐,孩子很好,不再闹着去打工了。谢谢你们!

这些孩子,在很多人眼里是非常叛逆的。但老师们以真情待他们,他们也以亲近回报老师。“亲其师而信其道”,我们留住了一个个学生。

三、一次走访,一份通知书,改变一个个家庭

劝返回校的学生小明,经常请假,回家打游戏,老师多次上门动员,他都是三个字:“不想读。”工作组走访村民,得知这个孩子的父亲身患疾病,不能干活,除了政府扶持,这些年就靠盲人母亲到浙江做按摩,贴补一家四口的生活。为了节省路费,妈妈极少回家,只能偶尔发个信息。母爱的缺失导致孩子逆反、厌学。工作组的同志经常和小明聊天,关心他的生活情况,圩日就邀请他到集市上吃炒粉,装作不经意地问他能不能坚持到学校,他懒洋洋地回答:“没意思”。组长换了个话题,问他为啥老是打哈欠、昨晚去哪儿啦。他头也不抬,说:“打游戏。”组长接着问:“是打‘王者荣耀’吗?”其实,组长对电子游戏一窍不通,为了跟这孩子有“共同语言”,上网恶补了电子游戏的相关话题。果然,孩子以为遇到了“同道中人”,得意地说:“是啊!我现在是主播了!老师,您看,我有300万粉丝呢!”“哇,真厉害!你知道吗?现在很多中职学校开设了电竞专业,我们国家还有很多电竞选手拿了国际大奖呢!要不,以后你就报考电竞专业吧!争取当一个超级国际主播!能挣不少钱呢,等你挣到钱,就可以把妈妈接回来,不用妈妈离家那么远去打工了,一家人在一起,还可以照顾小妹妹。”小明一听,非常兴奋:“真的吗?真有这样的学校?老师,您能帮我联系吗?我想去!我不愿意妈妈那么辛苦!我想让妹妹过得好一点。”“真的,老师一定帮你!”“老师,您不能骗我哦,不要回到市区就不理我了,我要加您的QQ!”当场,工作组给职校打了电话,把一份招生简章发给了小明。他仔细地看了又看,高兴地说:“老师,以后我就报考这个学校。明天我就回去上课,您记得答应我的事哦!”“放心,绝对忘不了!”此后,同志们每天都跟小明QQ聊天,鼓励他坚持上课。小明也发来信息:“老师,我天天都是第一个起来跑步的,我现在有八块腹肌了!”“老师,我英语考试82分,还要努力。参加电竞大赛、当国际主播就是我的小目标!”“老师,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不想读书,我把您说的话告诉他们,他们现在也回到班里了,我们都想考同一个学校!”“老师,妈妈说,等我领到工资就把她接回来!”

按理说,这些孩子回到学校,工作组的任务就完成了;他们初中毕业,学校的任务也完成了。但大家始终牢记“扶贫要先扶智”,只有扶智才能彻底斩断穷根。工作组的同志与这些孩子以及他们的爸妈都加了微信、QQ,时常跟他们聊聊天,了解孩子的动态,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学习上的困难。他们知道老师们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是真真正正为孩子的前途着想。他们都把工作组的同志当成了自家人。

有几个孩子说初中毕业就去打工。工作组和家长们谈:“孩子太小,没有一技之长,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还是让他们到中职学校,学技术。以后,就是工作找他,不是他找工作了。”同志们鼓励女生报读幼师、导游、美容专业;鼓励男生报读物流管理、汽修、轨道交通专业。

劝返的这些孩子当中,小亮继续读高中,小婷、小丰、小德、小明、小涛……都报读了自己喜欢的中职学校和专业。看到一张张录取通知书,他们的父母终于露出了笑容。

有人不解地问:“你们这么拼命图个啥?”工作组的同志回答:“我们不甘心,我们不忍心。”不甘心看着这些孩子蹲在村委办公室后面的墙根蹭wifi玩游戏;不忍心看到他们父母眼里的无奈、失望和痛楚;大家更期待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适合他们的最好的教育。

家长们说,这些老师孩子生命中的贵人。工作组的同志们说:一个都不能少,是我们的目标,做学生生命中的贵人,是我们教育人独享的幸福!


主办单位:南宁市教育局

地址:南宁市金洲路22号 Email:2804643@163.com 电话:0771-2804643 邮编:530021

桂ICP备13000696号 网站标识:4501000022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2204号